广深科创走廊,让“创新极”成为区域经济增长引擎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24 22:20

  9月22日的广东省委常委会强调,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把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打造成“中国硅谷”,成为全国创新发展重要一极。事实上,“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自5月下旬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后,就引发广泛热议并在广深莞甚至周边城市迅速得到响应。观察人士认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已经在形成,而其对创新资源的整合和集聚作用,势必将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

  笔者认为,现代经济增长核心并非简单的投资驱动或消费拉动,创新早已是区域产业发展乃至区域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引擎,在这个意义上,广东省委提出的“广深科创走廊”将广州、东莞、深圳,乃至香港的“增长极”创造性升级成为“创新极”,必将成为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的区域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力。

  增长极理论认为,一个区域要实现平衡发展只是一个理想,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经济增长通常是从一个或者数个“增长中心”逐渐向其他地区或部门进行传导,因此,经济增长应该选择特定的地理空间作为增长极,以带动经济发展。

  经济增长极作为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自身不仅通过极化效应(指将迅速增长的推动性产业吸引和拉动其他经济活动的效应)快速形成强大的规模经济,还对其他经济起到支配效应(拉动效应)、乘数效应、扩散效应,充分显示了经济增长极的重大意义。因此,增长极理论也成为现代区域经济发展的指导理论。

  广东作为改革的前沿地区,生动诠释了增长极理论的实践价值。深圳、广州、东莞都曾经作为“增长极”,极化效应快速、有效地改变了区域工业基础差、经济存量少、资金少等短板,在很短时间内实现了要素聚集,从而实现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增速;进而通过这些“增长极”城市的快速发展,对其他地区施加不可逆转或部分不可逆转的“支配影响”,实现对落后地区的经济拉动作用;同时,在就业、生产、经济效益等增长的数量表现出显著的乘数效应,最终增长极的推动力通过一系列的联动机制不断向周围地区发散的过程,进而将改革开放的成果和福利扩散至全国更多地区。

  经过“增长极”的阶段之后,在短短三十年改革开放过程中,广东省尤其是广州、深圳、东莞等珠三角地区自身实现了要素、产业的聚集,极大地促进了经济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但从新增长理论的角度来看,资本、土地等传统要素驱动的经济增长往往会因为边际效益递减规律,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就会出现增长过缓乃至停滞,而技术进步和创新才能够克服边际产出下降。因此,党的十八大以后确定了创新驱动的国家战略,这也可以说是改革开放逐渐进入告别单纯传统要素增长的新阶段。

  广东省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无疑是广东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再出发的最重要一环。广东省委提出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走廊上的节点城市广州、深圳、东莞等将成为多个“创新极”,这本身就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手段创新。

  其极化效应将加速创新要素的流动与聚集,必将加快广深科技创新的互通合作,并成为对接国际科技创新的重要通道。之后,通过支配效应(拉动效应)、乘数效应、扩散效应,将创新、技术向周围地区发散,甚至我们完全可以预期,其带来的“创新福利”必将如同改革福利一样惠及全国。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广东期间时,对广东提出了“三个定位、两个率先”,这也是广东省作答习近平总书记殷切希望的新答卷。

  笔者近期深入到广州、深圳、东莞一些产业调研,深切感受到处处迸发着创新驱动经济增长的勃勃生机。而“广深科创走廊”更是赋予了这些城市“创新极”的历史新使命,其“创新红利”必将成为区域经济增长最要引擎之一,这也是值得全国引颈期待的。(作者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