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榜人权的硅谷 为何一次次放纵性骚扰事件中的“恶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31 14:55

作者/硅发布(硅发布是一个专门帮助中国投资者和创业者理解美国科技和投资发展趋势的信息枢纽,微信公号:Guifabucom)。

《纽约时报》几天前曝光:大名鼎鼎的“安卓之父”安迪·鲁宾离开谷歌其实另有其因,涉及“性丑闻”。而谷歌当时没有选择直接开除,反而为维护公司形象和感谢鲁宾的贡献,给了他一大笔钱,同时,将性丑闻完全压了下来。

四年前,安卓.鲁宾或许可以瞒天过海,但这一次,他和谷歌撞上的是美国一个轰轰烈烈“国民性故事”,即——“MeToo”女性觉醒运动。

这场运动自去年科技圈始,几乎波及所有行业,遭受性侵或性骚扰的女性纷纷站出来,指控曾侵犯和骚扰自己的男性。相当多行业大佬和权贵大亨被拉下马。美国著名风投机构Union Square Venture联合创始人弗雷德.威尔逊称:“2017年,是美国白人男性主导地位终结的开始。”

果不其然,《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随即在硅谷引发地震。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迅速向全体员工发出电邮称:过去两年,谷歌已经因为性骚扰问题解聘了48名职员,其中13人,是“高级经理及以上”级别,而所有这些职员在遭到解聘时,都没有拿到离职金。但是,谷歌的员工不买账。

约有200名谷歌员工计划在本周四集会抗议。而这也迫使桑达尔.皮查伊再发邮件。他告诉全体员工:谷歌对处理过去性骚扰事件的悔悟程度,还不够,并承诺,将对类似事件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他还承诺:支持选择参加本周四罢工的员工。

一个问题是:人类职场上,一方面,男性高管用权力和金钱追逐着女性;另一方面,公司出于形象保护和包庇着这些高管,硅谷与世界上的任何其它地方,在这些事情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何以之前台下暗涌的湍流都未能够成气候,如今,却搞出了“MeToo”女性觉醒运动这么大的名堂?其背后的历史成因究竟为何呢?

谷歌,不过是全球职场的缩影

鲁宾的案子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谷歌在保持沉默的同时,向他支付了巨额离职费,并在鲁宾离开后,又在他的创业公司中投资了数百万美元。

但实际上,谷歌保护和包庇的,不仅仅只有安卓.鲁宾。

据《纽约时报》:在另一起骚扰案中,谷歌向负责谷歌搜索业务的高级副总裁阿米特·辛格尔支付了数百万美元。

《纽约时报》引用三位知情人士的信息透露:2015年,一名谷歌女员工表示,辛格尔在一次有数十名同事参加的酒后活动中摸了她。他们说,谷歌对此进行调查,发现当时辛格尔喝醉了,而且没有目击者。

谷歌认为她的说法是可信的。知情人士说:谷歌没有解雇辛格尔,但接受了他的辞职,并通过谈判,达成一项离职方案,给了他数百万美元,并要求竞业禁止。

接下来,在谷歌对辛格尔离职真相保持沉默的情况下,辛格尔找到了另一份赚钱的工作。而不到一年后,他成为Uber的工程主管。几周后,美国科技新闻网站Recode报道称:辛格尔当年离开谷歌的原因是,受到“不正当行为”的指控。Uber随后解雇辛格尔,理由是:他没有事先披露谷歌的调查结果。

此外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法律官、谷歌风险投资基金CapitalG的董事长戴维·C·德拉蒙德,也被指控有“性丑闻”。

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法律部门高级合同经理詹妮弗·布莱克利和谷歌的其他员工说:2002年加入谷歌任总法律顾问的德拉蒙德,和她有过婚外关系。而她跟德拉蒙德,是跨级别的汇报关系。

她透露:他们从2004年开始约会。2007年生下一个儿子,之后,德拉蒙德向谷歌坦白了他们的关系。谷歌随后采取行动。

布莱克利说:当时谷歌的HR主管、现谷歌首席文化官斯泰西·沙利文告诉她:谷歌不鼓励管理人员与下属发展关系。

“我们中的一个,将不得不离开法律部门,”布莱克利说,但“显然不是他。”

自那次风流韵事,德拉蒙德的事业蒸蒸日上。据《纽约时报》引用谷歌文件称:自2011年,德拉蒙德已经从股票期权和奖励中获得约1.9亿美元,可能通过其他期权和股票奖励获得逾2亿美元。

而2007年,布莱克利被调到销售部门,一年后,她离开了谷歌。谷歌要求她签署文件,说她是自愿离开的。她说,她“签了豁免书、谅解书和他们想要的一切。”

她说,2008年底,德拉蒙德离开了她。

她说,后来他们为儿子打了一场监护权之战,最终她赢了。

今年54岁的詹妮弗说:谷歌对待德拉蒙德的处理方式,强化了一个信息,即”谷歌觉得我应该独自承担所有的一切责任。”

另外据《纽约时报》报道:2013年,谷歌Google X研发部门的董事理查德·德沃尔,面试了一位女工程师斯达·辛普森。面试中,辛普森说他告诉她:他和他的妻子是“多角关系”。这个词经常用来形容一个开放的婚姻。

她说,接下来的一周,他邀请她参加“火人节”。辛普森和母亲一起去了,她说,她认为这是一个和德沃尔谈谈这份工作的机会。

她说,她带去了适合工作会面的职业服装,但是在德沃尔营地,他让她脱掉衬衫,并提供背部按摩。辛普森拒绝了。但是他继续坚持,后来她妥协了,但仅限于“颈部按摩”。

辛普森今年30岁。她说,当时“作为一个24岁的年轻人,我没有足够的勇气推辞。”

几周后,谷歌告诉她,她没有得到这份工作,并且没有解释原因。辛普森犹豫了两年,才向谷歌报告了这件事。她说,这件事让她非常受困扰。

谷歌的一名HR后来告诉她:她的说法“很可能”是真实的,并且谷歌已经采取“适当的行动”,并让她对所发生的事情保持沉默,辛普森做到了——直到德沃尔的名字频频曝光在《纽约时报》和《大西洋月刊》。

之后,德沃尔在一份声明中为“判断失误”道歉。他说,Google X决定不聘请辛普森女士前,她去了火人节。他没有意识到,她没有得到通知。

谷歌事件,其实不过只是全球职场的一个缩影。由#Me too运动摘下的人性面纱,不仅有谷歌,还有英特尔。去年,英特尔的CEO布莱恩·科兹安尼克因为陷入“性丑闻”而被迫辞职。

2017年的10月,亚马逊工作室的首席官罗伊-普莱斯也因为遭遇性骚扰指控而被亚马逊公司叫停职务。停职后不到一周,亚马逊发言人证实:普莱斯已经离职。

电视制作人艾萨-哈克特是负责亚马逊《高堡奇人》节目的制作人,她向娱乐刊物《好莱坞记者》曝光了针对普莱斯的性骚扰指控细节,包括2015年7月的一次公司聚会上,普赖斯曾多次向她提出非分要求。

最初,哈克特一直拒绝公开详情,但在看到诸多女性公开遭遇好莱坞大佬哈维-韦恩斯坦的性骚扰或被强奸并指控韦恩斯坦的罪行后,她被迫公开了遭遇普莱斯性骚扰的细节。

值得注意的是:普莱斯此次被指控的性骚扰事件也是亚马逊公司史上罕见的高管性丑闻。而普莱斯,同样是被#Me too运动掀翻的。

Me too运动的形成——Uber打响第一枪

由男性主导的科技产业,其实一直都是性骚扰和性别歧视指控的“温床”。而谁也没有想到,Uber会成为美国#Me too女性觉醒运动的第一个枪口。

2017年2月,Uber一名前员工苏珊.福勒撰写了一篇博客,称Uber内部有谁也没有想到反复、系统性的“性骚扰”问题。

根据她的描述,2015年11月,当她作为工程师第一天上任,即收到了新经理通过公司聊天系统给她发的一连串挑逗。

这位经理说:他正处在一个“开放式关系”中,他女朋友很容易就能找到性伴侣,但他不能。他不想在职场中找麻烦,但总不能幸免,一次又一次地碰上麻烦,因为他总在不断地找可以发生性关系的女人。

这种信息明显越界。苏珊向公司HR反映,并期待公正处理。但事件的走向,截然不同。她被告知:这明显是“性骚扰”,不过此人是初犯,给个警告就够了。另外此人绩效“傲人”,因此犯下这样一个对他来说可能是“无辜”的错误,也不好多加问责。

苏珊还被告知,她有两个选择:一是,去另一个团队;二,留下来,但这个男人可能会对她的绩效有负面影响,而他们也不能干涉。

反抗无效后,苏珊调往另一团队。随后,她发现公司撒谎,因为原来很多女工程师都有类似遭遇,有的,还和她事涉同一经理,而她们,早就上报过公司。此人,绝不是“初犯”。

仍然没有任何措施被做出。

此外,苏珊在申请调任中一直被无理由“受阻”。最后发现:原来是这个组织的经理希望她留下来,因为其它团队,都在多多少少地流失女工程师,而她如果留在团队,能让他的经理看起来不错。

按照苏珊的统计,2015年,她加入Uber时,她所在的组织,女性比例超过25%,但是当她试图转到另一组织时,这一比例降到了不到6%。

两个原因。造成了她们的流失:一是,组织混乱;二是,性别歧视。

苏珊还指出:很多事情到了最后,都会落到——“此人业绩出色”的类似说辞上。换句话说,公司对很多事无动于衷,甚至保护和包庇被投诉的人,是因为被投诉者“绩效卓越”。

这一博客,始料未及地引爆硅谷。之后,许多女性跳将出来写类似经历。Uber迫于压力,安排检察官涉入调查。接下来的几个月,因为男权主义、谩骂、不当的肢体语言甚至性骚扰,Uber声名狼藉。

2月到5月,创业圈炸开锅

所有Uber的利益相关者,都在等待这家公司的内部文化调查。这一调查,耗时三个月,而在这三个月中,有关Uber的问题就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般,一泻千里。

每天,都是Uber高管因调查而间接辞职的新闻。Uber还被爆出:其重要高管、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心腹,曾在印度发生的一起强奸案后(印度一名妇女被Uber司机强奸和殴打,该司机已有至少四项刑事指控,之后被逮捕,后判终身监)前往印度,获得该强奸案受害者的医疗鉴定(被怀疑可能获得方式不合法),然后,将文件递交给公司高管,因为这家公司的很多高管不信,认为这是个“阴谋”。

甚至是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自己,也被扯出相关丑闻。

2014年,卡兰尼克接受GQ采访,讨论Uber是如何让自己对女性需求暴增的,还戏称Uber为“boob-er”。

而当Uber内部文化调查结果最终出炉,看过的人称:“丑陋不堪”。作为这个事情的一个结果:卡兰尼克下台。

在此期间,他的心腹——埃米尔.米迦勒的丑闻也被再度挖出。

这个人曾经发布言论,计划花百万美金雇4个顶级研究人员和4个记者,去追踪新闻从业人员的“个人生活和家庭”,以此让媒体尝一尝滋味。这件事发生在一名女记者写专栏指责Uber存在“性别歧视”并说自己已删除Uber之后。米迦勒称:这个女记者,该为所有跟随她删除Uber的女人“负责”——被司机性侵犯。

Uber高管还曾用公司工具跟踪过女记者,因为该记者写了比较Uber和Lyft的文章。甚至投资人彼得·西姆斯也被吓到了:他曾收到过一枚短信,说他在芝加哥Uber的一个聚会里被全程定位追踪,他很恐慌,却被告知“冷静”,而且要“为被Uber选为跟踪的人感到荣幸”。

这家公司明显在很多涉及管理“判断力”方面的事上都出错了,但Uber性丑闻获得如此高关注度,不仅因为苏珊的勇敢,和选择了公开化的方式,还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具价值的独角兽公司,头顶着近700亿美金的估值。除了众多看热闹的吃瓜观众,投资者们则胆战心惊。实际上也是如此,因为负面舆论,Uber流失大量人才,而这些事,也确实影响了它的估值,

搞笑的是,为平息众怒,Uber董事会特别引进了一位女董事。

而同在Uber创始人宣布离职的那一天,女董事在下午的会议上说:“有大量的数据表明:当董事会有一位女性时,通常,会有第二位女性的可能性很大。”

不知道怎么回事,Uber董事会成员大卫.邦德曼脱口而出:“事实上,这也代表废话会变多。”

5小时不到,他宣布自己的这句话特别愚蠢,引咎辞职。

6月到8月,投资圈炸开锅

大卫.邦德曼是美国投资机构TPG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他在Uber董事会上的这一失态,或许预示了后面的情节。

Uber之事后没过几天,炸弹炸到了女性从业人员更为稀少的投资圈——做了10年多投资的贾斯廷.卡德贝克,一夜之间身败名裂。

贾斯廷曾在两个著名投资机构任职:一个是Bain Capital,另一个是光速创投。2014 年,他创建了自己的投资机构Binary Capital。

6月29日,他被美国付费阅读媒体Information报道:六名女性创业者联名状告他惯于通过工作关系“性骚扰”。InformatIon的内容专注垂直于创投圈,贾斯廷积累十年的投资名誉,一夜之间扫地。

为起到警示作用,三位女创业者选择了实名揭露。

她们是:Evertoon的创始人Niniane Wang、旅游创业公司Journy的创始人Susan Ho和Leiti Hsu。

其中,Wang指控贾斯廷曾邀请她为一家科技公司工作时,试图和她上床;Ho则指控:贾斯廷半夜发消息谈论投资她公司事宜时,邀她出来见面;Hsu指控:贾斯廷曾在曼哈顿酒店一个酒吧桌子底下,摸她腿。

另三个匿名状告者,一个是贾斯廷的前同事,表示收到过贾斯廷言辞露骨的短信挑逗;另一位,在和贾斯廷见面谈交易时,被邀请去酒店房间。还有一位透露:她和贾斯廷说她有男朋友,贾斯廷随即问:你想要“开放式关系” 吗?她极为震惊,最终,决定不从贾斯廷的机构融资。

十几位科技界女性透露:当行业里“有权力的人”提出她们不想做的事时,实际上,她们很难做出不伤害自己公司前景的回应。一些人,因此放弃了创建自己公司,或因此,从未试图创建自己的公司。

但贾斯汀一开始是否认的,直到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连夜赶写了一篇檄文。

这是一个当微软花10亿美金收购Linkedin时,被民间智慧猜测为是“微软想让他(雷德·霍夫曼)为其在硅谷搞好声誉和人脉网络”的人物。那天,霍夫曼大概是没睡,他写了一篇其长无比的文章,叫《女企业家的人权》。

他说到:“为什么我们对这种事通常不愤怒不表态?我认为女企业家们实际上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她们不知道,人们是否关心。这就是为何我要快速行动写:我们中,有很多人其实关心!这是完全不道德和无耻的行为。我们要站在你们这一边,请说出来,并行动。”

受其激励,光速创投连续发推,称其实早已在贾斯廷任职他们机构时意识到他的问题:“我们收到过一个所投资公司的指控,之后,按要求让贾斯廷离开了公司董事会。我们很遗憾,当时没有采取更有力的行动。现在,显然我们应该做更多(指把事情公开化)。”

六位女性赢了,贾斯廷离职。其机构Binary Capital,随后宣布解散。

而紧接着7月1日,投资界著名元老级人物——孵化器500 Startups的创始人戴夫·麦克卢尔因性骚扰问题离职。一名女创业者指出,早在2014年就受到过他的骚扰。

这惊动了整个美国投资圈。500 Startups成立于2010年,在投资界赫赫有名,不得不出来主持乱局的新CEO克里斯.廷蔡,在谈到500 Startups的变动时说:

“道歉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真正意义上的行动和改变。麦克卢尔现在在机构里的角色仅限于普通合伙人,他也将接受咨询服务,改变态度,防止不当行为再次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硅谷老牌风投KPCB女合伙人鲍康如,曾指控因拒绝“潜规则”而在KPCB遭到排挤。这件事未能够在创投圈引起多大关注。而在贾斯廷事件里,最重要的举报者Wang其实已经为此努力了七年。何以是这一时间点,她扳过了局面?

“2017年,是白人男性主导地位终结的开始。我认为有一件事,扣动了女性崛起的扳机。那就是:特朗普于2016年底,当选美国总统。”Union Square Venture的联合创始人弗雷德.威尔逊说:“特朗普是白人男性统治的缩影。我不是说,特朗普的选举,导致了这些勇敢的女性挺身而出,她们绝对是出于自己的勇气和愤慨,才这样做。但我认为,特朗普的当选,是(性骚扰)问题的一个转折点,它使这一切再没有回头路。美国的一个巨大变化是,现在的女性感到有权力,甚至是有义务挺身而出,讲述自己的故事。”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