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最后时光?迟到20月的去年财报巨亏27亿 卖地借债求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2-05 23:20

酷派最后时光?迟到20月的去年财报巨亏27亿 卖地借债求生

2018-12-06 20:45来源:时间财经手机/财报/运营

原标题:酷派最后时光?迟到20月的去年财报巨亏27亿 卖地借债求生

营收较2016年同比下滑58%。

12月,对于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来说可能有点残酷。

12月6日,停牌超过20个月的酷派集团发布2017全年财务报告。酷派集团去年营收33.78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下滑58%,年内亏损26.74亿港元,同比减亏38 %。每股摊薄亏损0.53港元,这一数字相比0.72港元的股价颇为刺眼。

虽然亏损较2016年收窄,持续下滑的营收依旧标明,酷派仍然在危险边缘。2016年度以来,伴随着贾跃亭的乐视风波,这家曾经国产手机四强的一员经历控制人更迭、裁员风波、甩卖资产,不时被外界讨论死期。

作为中华酷联的一员,酷派曾经风光无限。即使在进入智能机时代之后,在竞争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上,酷派2011年至2015年仍旧实现持续盈利,2015年净利润更高达22.77亿港元,第二年即急转直下,出现44亿港元的巨亏。

酷派管理层对惨淡业绩的解释是,主要因业务重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剧烈以及中国区域市场份额及销量减少所致。2018年的手机市场上,各类榜单已无酷派的身影。偶尔的亮相,多是又卖一块土地资产,或者与友商的商业纠纷。

时间财经采访到的几位分析人士对酷派的未来亦不看好。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告诉时间财经,“酷派在质量与用户体验方面都是有缺陷的,很难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崩溃边缘

酷派业绩的雪崩从2015年开始。2014年营收达到249亿港元的巅峰,此后每年以接近腰斩的方式下滑,一路跌到本次公布业绩的33.78亿。

营收构成上,销售移动电话和相关配是绝对主力,该项收入2017年为32.64亿港元,占总收入96.62%。考虑到2018年的国内手机市场,酷派基本已经默默无闻,如果仍旧以手机营收主体计算,2018年的营收腰斩的奇葩现象或将延续。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的营收中,来自海外的营收已经超过国内。不过对比往年数据可知,并非海外营收有多好,只是国内业绩的降速更加迅猛,海外业绩降速略慢而已。

利润方面的升降趋势与营收有一定反差。营收下降的2015年,酷派取得净利润23亿港元的历史最好业绩,此后的数据开始触目惊心。2016年贾跃亭入主,当年归母净利为亏损29.86亿港元,创下公司历史上最大年度亏损记录。

再看看家底。净资产方面,2015年酷派尚有有74.2亿港元的,2016年腰斩到35.4亿港元。2017年更是缩水到不到8亿港元,短短两年蒸发9成。如果这一减值速度持续,负资产指日可待。

存货及预付账款等非流动资产方面,2017年相比前一年均减少超过10亿港元,只出不进,说明业务萎缩的严重性。经营性现金流亦有同样问题,2016年净流出9亿港元,2017年翻倍到净流出18.3亿港元。

财报上透露的其他数据同样发出危险信号。2017年酷派集团的毛利率为-9.43%,原因系亏本出售滞销的存货。期员工总数也从2016年底的4504人缩减至1421人,流失三分之二,证实了此前的裁员传闻。

人员流失、存货剧减、应收账款萎缩、现金流净流出,靠卖手机肯定是撑不下去了。酷派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挣扎求存

怎么才能活下去?酷派在尝试很多办法。

综合财报及公开信息,传统主营业务方面,管理层表示要将销售重心放在高增长的海外市场。财报重点强调其在美国地区的销售继续保持增长,此前酷派已经在美国建立研发中心,在美国第四大电信运营商T-Mobile的整体市场份额排名第四。

财报亦承认,美国地区的销量贡献及增长率有限,海外分部的整体营收2017年已出现同比超过20%的下跌。如果止跌回升,目前看不到答案。

5G浪潮之下,酷派表示2013年级开始积极参与5G终端的研发及测试。2017年还成立了人工智能科技中心,也尝试追随AI领域的风口。但这些还在烧钱阶段的业务,对已经自身难保的酷派来说,有些画饼充饥。

其他的办法,无外乎开源节流。节流方面,控制日常运营成本、与银行协商贷款续期减缓流动资金压力,常规操作未见亮点。重点是开源,酷派这方面动作频频:出售土地资产及物业资产、积极追讨欠款、向同行发起专利诉讼、向主要股东贷款等。

酷派陷入危机之初即有媒体报道,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早年曾低价购入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加上酷派信息港及东莞松山湖等地块,所持有的土地价值近百亿元。而酷派集团高管亦表示,酷派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产资源,会盘活这部分资源。

卖地来钱最快,酷派行动迅速。财报显示,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2018年7月一个月之内酷派连卖两个地块:以1.18亿港元的现金代价出售其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订立协议以1.2 亿港元的现金代价出售其一家全资附属公司的80%股权,而该协议项下有一幅地块。

商业诉讼则是另一个开源要点。如果说与锤子手机450万元的尾款纠纷只是一场双方高管变动产生的意外,与小米手机的两起专利权纠纷,可能会是酷派以后的常规打法。

公开资料显示,酷派已有1万余件发明专利申请,其中约有两千多件获得专利授权,这是酷派在目前手机业务进展不利下尚存的一些优势。2018年初,酷派CEO蒋超公开表示专利运营也将是酷派今后常态化的业务内容。

今年5月和11月份,酷派向小米发起的两起专利诉讼,索赔金额分别为5000万元和1000万元,目前两起诉讼均未宣判,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认为,酷派“难以取胜”。

即使专利诉求取胜,靠买专利为生在当先显然还不具备现实条件。如果地皮卖完了,还没能找到可持续的主营业务方向,酷派还能走多远?(时间财经 李拜天)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